直击暂停所有境外航班后的上海虹桥机场
来源:直击暂停所有境外航班后的上海虹桥机场发稿时间:2020-04-04 09:43:59


湖北在抗疫初期出了问题,造成了严重后果,必须追责。但是加上后期的表现,湖北整体上要比纽约州要强得多。湖北的人口是纽约州的三倍多,但是纽约州目前的死亡人数就已接近湖北了,到疫情结束,纽约州死亡的人数肯定是湖北的好几倍。事实摆在这里啊,湖北的错误,纽约全都犯了一遍,但湖北的很多官员已经按照正常逻辑黯然下台了,而且一度牵连了中国官方的整体形象。纽约州长科莫反而成了民主党新的政治明星。

在美国,特朗普总统的表现如果按照严肃标准基本就是个笑话。他长期宣扬疫情“风险很小”,要大家不必担心。他说的那些话比被唾沫淹没的中国学者曾宣扬的“可防可控”不知道要夸张多少倍。他彻底转变态度强调疫情的严重性还不到一周时间,但美国选民们不仅不记他的仇,很多人比平时更支持他了,真是有意思。

在中国,情况正相反。我们各地的干部们很多属于“会做不会说”型。湖北最危急的时候,干部们很怕舆论追究他们在疫情初期的过错,虽然也举行了记者会,但很多时候是念稿子,没能有效回应人们的关切和焦虑。他们希望公众放手让他们做事,他们有错误悄悄纠正就是了,理解不了舆论的较真。

西方的老百姓此刻其实已经不指望政府拿出什么有效办法了,大家在做着不同的自我选择:或者惜命待在家里,或者无所谓,染上了拼低死亡率的运气。不像中国,出了大灾难,政府真的要担当,实质性领导抗灾,保护人民。老百姓对此也充满期待,政府做的稍有闪失,公众群起声讨,政府也非常在意,迅速就要做出调整。

这些美国政客根本没有真心将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但他们都是表演天才,在舆论场上千锤百炼。他们没干多少正事,但总能够把与公众、尤其是与自己支持者的交流做得很到位。疫情如此汹涌,人们的大量情绪需要释放,得到照料,政客们的绝大部分精力都使到了这里。

据早前报道,2019年9月25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将一封检举信递交国会,该检举信涉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于2019年夏天一次通话内容,特朗普被指在通话中施压泽连斯基调查其政治对手,美国情报机构检察总长阿特金森认定投诉内容真实可信,且需给予“紧急关切”。

上述例子充分说明,与公众的沟通是多么重要。多给舆论一些空间,让那里容纳公众的更多真实情感和情绪,也让那里形成官民更多的有效交流,其所产生的最终效果很可能是对官民沟通的帮助大于对社会紧张的推升。实事求是地加以改进,塑造中国舆论场的建设性,这是一个紧迫的课题,也是中国必须面对的挑战。

沙特和俄罗斯的“原油价格战”导致国际油价暴跌。特朗普此前表示要斡旋两国减产以制止油价继续下滑,而沙特和俄罗斯希望美国也一同减产。特朗普3日与美国各大石油企业代表会谈,并未提出减产的计划,之后他对记者表示,应该由市场决定油价。

美国总统特朗普4日在白宫发布会上表示,如果有必要,他将对进口原油加征关税,以保护美国石油企业。特朗普说,他“会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低油价伤害了美国大量工作岗位。

同年12月18日晚,美国国会众议院投票通过针对特朗普总统提出的两项弹劾条款。特朗普成为第三个被国会正式弹劾的美国总统。新冠病毒不认国家、种族、政治,在全世界发起猛烈攻击,哪个国家抗疫做得好或者不好,一目了然。